高清专区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女同性恋
卡通动画
丝袜长腿
少女萝莉
重口色情
人兽性交
精彩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0iok.com

 “来来,大大小小……”客栈的楼下俨然成了一个赌坊,赌声震天,吵醒了楼上正在睡觉的陆小凤。“别吵了,别吵了……”陆小凤平生最痛恨的就是别人吵他睡觉了楼下的热都安静了下来。“谁啊这是?”一个满脸须髯的汉子问道衆人也疑惑不解:“咋回事啊,谁啊?”掌柜的拍了拍傻掉的伙计,说:“好像是天字三号的客人。”“诶,好像是啊。”伙计端起柜台上的酒水上了楼房内陆小凤懒懒地伸着懒腰伙计放下酒水,“您这一睡啊,整整七天七夜啊。小的这叫一个担心啊,要不是看你气色红润,呼吸均匀,我就去找郎中了。”陆小凤没有起来,头枕着胳膊,说:“你以爲我会睡死啊?放心,我前半辈子受的苦太多,现在就死我不甘心,未来的日子,我得好好享受一番。”伙计笑笑:“嘿嘿,我给您倒杯酒。”陆小凤摇了摇手,“不用了,我喜欢喝这个。”说完将酒壶放在胸口,嘴一吸,酒就呈线状落入嘴中。看得伙计一脸震惊。陆小凤喝完酒,咂咂嘴:“人睡了一觉,就是去阴曹地府走了一趟,如果能醒过来,就很值得庆祝。这壶酒就是庆祝我逃出鬼门关的,所以叫做还魂酒。活着真是件美好的事情,你说是 不是啊?”说完一挑眉毛,望着伙计“是是,我再给您来一壶?”“哎,你觉得我像是一个酒鬼吗?”“像!”伙计皱了皱眉,“可又不太像。”“我是个酒鬼,而且是个四条眉毛的酒鬼。”“伙计,下来伺候。”正说着,楼下人唤伙计了“诶,好,来了。”陆小凤起身拦了拦伙计,问道:“楼下什麽时候成了赌局?吵得我睡不好觉。”“诶哟,您都睡了七天七夜了,还没睡好啊?”陆小凤转头看向门口,眼睛充满犀利楼下依旧赌声雷雷“大家停一下”楼上传来喊声,衆人停下动作,纷纷向上看陆小凤飞身而下,身穿一件紫蓝色缎纱,气势不凡,皱着眉头看着衆人,走到中间,拍了下手:“天气这麽好大家爲什麽要躲在这裏呢?你们看这裏吵吵闹闹的,空气又浑浊,应该去街上逛逛才对,怎麽能把大好的青春浪费在赌桌上呢!
“哟,他是谁啊?干什麽的?”刚才那个须髯大汉,拍了一下陆小凤:“诶,你是谁啊?凭什麽管我们赌不赌啊?”“是啊,凭什麽啊?”大家起哄了。陆小凤扬起一只手,示意停止,“我叫陆小凤,四条眉毛的陆小凤。”“陆小凤是谁啊?没听说过,哪冒出来的?”“大爷我行走江湖这麽多年,怎麽没听说过你的名号啊?”“你当然没有听说过,因爲我现在还是个无名之辈。但是……”陆小凤停顿了一下“但是什麽?”大汉摸了下胡子问道“但是我马上就会扬名四海,誉满天下。”“哈哈哈哈~”衆人哄笑“原来是个疯子,吹牛倒是够可以的。”“就是,别理他,咱们玩咱们玩。”须髯大汉摇了摇色子,“买定离手”,“开”正要打开盖子,陆小凤按住他的手。“你干什麽?”“听我的劝吧,不要再赌了。你们知道吗?有多少人因爲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真是很惨啊。我有一位朋友……”“行了行了,就算家破人亡跟你有什麽关係啊?少管閑事啊。”说着举起拳头,示意陆小凤别管閑事陆小凤眼睛都没眨,“说对了,你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跟我有什麽关係,但是你们在这裏赌就跟我有关係了。”“嘿~”大汉转过脸来,“什麽关係啊?”“我本来在楼上睡得很香,可是呢,你们在这裏大呼小叫,把我吵醒了,这算不算跟我有关係啊?”“我们赌我们的,你睡你的,受不了吵你就滚到别处睡去。”“我这个人很特别,能找一张能让我睡得踏实的床真是太难了。在这裏好不容易找到一张,睡的正香,就被你们给吵醒了。呐,如果你们想赌的话,劳驾你们去别的地方赌,让我再多睡一会。”“说这麽多废话没用,把手拿开。”“看来你们是不肯让我睡觉了,看来要想让你们不赌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把你们都赢光。”说完对着桌子上一掌下去,桌上的骰子全飞到了半空中,在空中摇晃了起来,空中一阵摇筛声。衆人都将目光放在空中忽的,骰子落在桌上,盖子正好盖上陆小凤说道:“看好了。”掀开盖子衆人各自打开自己的盖子,发现每个都是三个六点,衆人不禁惊呼陆小凤笑了笑,“你们都输了,没钱可赌,你们该走了吧。”衆人面面相觑,摇头歎气。陆小凤在掌柜的处将筹码换成银票。“大爷,小的今天真是开了眼了。”伙计羡慕的说陆小凤一笑,拿出一张银票甩给伙计,“赏你的。”伙计笑开了嘴“大爷,你真是武功盖世啊,而且慷慨大方啊,大爷,一定要再来啊。”就这样,陆小凤拿着兑换的银票走上了街。
话说,陆小凤穿着华丽,又攥着一叠银票,因而一出客栈就被一群乞丐围住了“大爷,行行好,给点零花钱吧,大爷。”“大爷,行行好吧。”“求求你了,大爷。”陆小凤见状将手中的银票全部向空中一抛,“那全给你们。”乞丐们纷纷抢着捡银票。“千金散尽还複来,身外之物。”语气及其无所谓。突然,身后的乞丐大喊一声:“假的!”陆小凤一听愣住了,停下步伐,转身看去。继而,脚步声出现,一群捕快很快将陆小凤围住,拔出腰间的刀,指向陆小凤。两个捕快头子走了出来,一个指着陆小凤说:“光天化日之下竟敢使用假银票,跟我们走一趟。”“诶,慢着。”陆小凤阻止着,指了指刚才的银票说:“刚才那些银票呢,我……”“飞龙铁马在此,你难道还想跑?”洛马说道“原来是大名鼎鼎的蒋龙洛马两位捕头。是这样的,刚才那些银票呢,是在赌场裏兑换的,如果是假的,你们就充公好了。”说完,陆小凤就想走“嗯!”蒋龙拦住陆小凤,“撒谎都不会,本地一直以来严禁赌博,何来赌场?”“走,跟我们到衙门去一趟。”“等一下,这裏没有赌场?”没有赌场,那我刚才看见的是什麽?“嗯。”“那好,你们跟我去看看。”说着带着捕快们转身走向客栈。………………客栈客栈裏依旧很热闹,只是大家都在忙着吃饭喝酒,那有什麽赌博?“赌场在哪啊?”“刚才明明……”陆小凤明显不敢相信,一招手,“伙计”“诶,客官有何吩咐啊。”跑来的不是刚才的伙计。“刚才那个伙计呢?他兑给我的银票是假的。”“诶哟客官,不瞒您说,小店小本经营,伙计就我一个。”“什麽?”陆小凤问道见此情景,蒋龙说:“你还有什麽话说?”“老实点,跟我们走一趟。”陆小凤明显觉得不对劲,“等等。”走到一张桌子边,双手撑着桌子:“你们花了这麽大心思,就是爲了带我回衙门吧。”说完,一掌拍在桌子一边。桌子反过来,分明是一张赌桌。陆小凤看着这桌子,手环在胸前,冷冷一笑。“呵呵,”蒋龙见自己的小把戏被戳穿了,倒也不恼,“陆小凤,果然不是寻常的无名小卒,眼睛真的厉害。”“无名小卒就是无名小卒,但是这点直觉还是有的。”陆小凤说道,“这个客栈就是个精心的布局,只等我来入套。”“事到如今跟不跟我们走也由不得你了。”“的确由不得我,好啊,跟你们会去逛逛也无妨。”蒋龙对洛马示了示意,转身跟上陆小凤。犯人们见有人进来,都凑到门边,大喊:“放了我吧……”陆小凤一脸无奈的说:“ 各位,其实我真的好同情你们啊。但是整天呆在这样的环境裏,好人也会变成鬼的。”这话分明是讲给身后的蒋龙洛马听的。“少废话,快走。”洛马兇神恶煞地挥了挥手。“老爷,行行好吧,老爷……”犯人们还是在叫着,“放我们出去吧,老爷。”蒋龙带陆小凤来到一个明显比较安静的牢房,牢房很大,但只关了一个人。“朱停。”蒋龙喊了一声。本来头低着的朱停擡起头来,脸上没有一丝颓废,倒是有着一丝笑容。“你要找的人来了。”蒋龙说道。“你就是陆小凤?”朱停对着正靠在门上的陆小凤问道蒋龙洛马疑惑的对视了一眼,“你不认识陆小凤吗?”“当然不认识。”朱停理所应当的说道。“那你爲什麽要见他?”“不认识就不能见了?”“少耍花样。”洛马恶狠狠地说道,“你要见的人我们已经找到了,你快点招吧。”“我没什麽可招的,我找他来就是替我昭雪的。”朱停回道。“朱停。”蒋龙叫了一声,“我念在你我旧日相识不愿意对你动刑,你可不要耍花样。”
“我能说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而且……”朱停停了一下“而且什麽?”洛马问道。“而且,我要是想耍花样的话,你们关的住我吗?”朱停不屑的看了一眼囚住自己的的锁链,手一弯,用自己的长指甲开了锁,速度不过眨眼,整个人都得到解脱了。只看得蒋龙洛马,陆小凤三人眼都直了。“啊,”陆小凤赞歎了一声,拍了几下手,“朱挺果然是名不虚传。你虽然不认识我,但是我早就听说过天下第一的能工巧匠,是鲁班神斧门的朱停。”说完一挑眉毛。“朱停,你还想越狱不成!”蒋龙威胁的对朱停说。朱停笑笑说:“这大牢是我一手修建,每个地方我 都了如指掌。我要是想逃的话老早就逃了,何必要等到这个时候啊。”“那你……”洛马还想说什麽,只是说不出来。“两位捕头,虽然我很敬仰这位朱停,但是这裏似乎跟我没什麽关係,我现在可以走了。”说完,陆小凤转身想要离开。“不行。”蒋龙阻止道,“你还不能走。”“不走干什麽?他想见我,我已经到了,可我们不认识,也没什麽话好说,我在这裏还有什麽用处吗?”此时朱停说话了:“知道我爲什麽找你过来吗?”“我想你无非是想要拖延一点时间吧。”陆小凤回答道
“不,你错了。”转身看了一眼牢房,说:“这个牢房你也很熟悉,对不对?来。”朱停转身将床铺上的稻草拿开蒋龙洛马过去一看,上面分明写着:“陆小凤就此别过。”两人明白了,洛马沖过去说:“陆小凤,原来你是越狱在逃的犯人。”陆小凤回过头去,不让别人看到他讪讪的表情。朱停继续说:“这个牢房当初是爲了关押重型犯人而设计的,有进无处,多少名扬天下的悍匪大盗死在这裏。但只有一个人逃出去了,那就是你,陆小凤。我虽然不认识你,可是我想,你就一定能够替我洗清冤屈的。”陆小凤冷笑几下“陆小凤,你笑什麽?”洛马问道陆小凤指了指他们:“你们这些人真有意思,你们怎麽知道我会不会帮忙?”“我是没有这个自信,你要是不愿意帮忙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只当死之前多认识一个朋友。”朱停说。陆小凤回过头来“那好,做朋友可以,帮忙,我要考虑一下。”蒋龙冷笑道:“恐怕这忙不帮也不行,反正你是逃犯,既然进了监狱,就别想出去。”陆小凤瞪了一眼蒋龙,说:“看来我是骑虎难下了。”“对不起,把你也拉进来了。”朱停依照江湖人的规矩朝蒋龙洛马拜一拜,“二位捕头你们出去一下,我和陆大侠有话要说。”“你……”洛马很不服气“好,我们出去。”蒋龙拉着洛马出去了。
牢房外洛马对蒋龙说:“朱停这小子耍我们。”蒋龙没理他,将耳朵贴在门上偷听起来。“一直以来,我都是替官府做事,我觉得这样比较太平。”朱停坐在石床上说陆小凤双手环胸而立:“那你在江湖上的名头可是不小。”“毕竟我们鲁班神斧门也算江湖中的一个门派。我没想到我替官府做了这麽多年的事,居然也会出事。”朱停歎了口气“什麽事情?”朱停从衣服中拿出一张银票,说:“你用没用过这种银票?”陆小凤走过去,接过一看:“当然用过。大通宝钞是现在市面上最有信誉的银票,全国各地都有分号,存取容易。”“大通钱庄实力如此雄厚,是因爲他后面有两个大东家。一个是大名鼎鼎富甲天下的花家,一个就是当今朝廷。”“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原来朝廷也做生意。”陆小凤将银票递还给朱停。
“那朱停呢?”陆小凤扭头看了看房内,说:“他又把自己吊回去了去了,他好像很喜欢那个姿势去休息。”蒋龙洛马上又回去一看,果然如此。
“二位捕头,没我什麽事,我就先回去了。”一出牢房,陆小凤就準备溜“朱停跟你说了什麽?”洛马问道。“好,我把朱停告诉我的事情全告诉你们,然后这件事就与我无关了……”陆小凤明显说得很高兴,不过他根本在做梦。“你说什麽!”“你别忘了你是从大牢裏逃出来的重犯,我随时可以抓你。如果你帮我们这个忙,我保证以后,不在这个事情上找你麻烦。”蒋龙承诺到“切,我真拿你们没办法。”陆小凤很无语,“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朱停告诉我,天下能僞造他制的印版的人,只有一个,叫做这岳青,是他的同门师兄。只要找到岳青,一切都清楚了。”“不要以爲我们都是饭桶,岳青的事情我们早就知道了,也派人查过,岳青七年前就染上瘟疫死了。”洛马一脸鄙夷的望着陆小凤。陆小凤没有生气,“人死也有真有假,你们看到他的尸体了吗?”“尸体?尸体我们没有看到,得瘟疫病死的人都直接火化,骨灰都供奉在城外的云间寺裏。”“那,岳青有一个女儿,你们知道她的下落吗?”“我们找过,但当时那个女孩还小,岳青死后就没人知道她的消息了。”陆小凤像是知道对方会这麽说,眉毛一挑,“朱停倒是告诉了我找这个女孩的方法。”“什麽办法?”陆小凤笑笑,转过身来,“这事关一个女孩子家的秘密,我怎麽能告诉你们?”“你说!”洛马怒言行相。陆小凤转过身来,“好,告诉你们也无妨。岳青的女儿胸前天生有一块黑痣,岳青便在上面修饰了一下,刺成了一把斧头的形状,因爲斧头就是鲁班神斧门的标志。不过,告诉你们也没用,像你们这样粗鲁的汉子,也没有什麽机会看见姑娘家门的胸脯。”陆小凤略带有嘲讽之意“诶!”洛马正要回嘴,被蒋龙制止了“既然如此,爲了破案,就请你先去找岳青的女儿吧。”蒋龙说道“那你先给我一样东西。”陆小凤笑着说“什麽东西?”“钱”“钱?”洛马的声音明显提高了,“什麽钱?”“你说什麽钱?”陆小凤靠了过去,“让我破银票的案子,总得给我一张银票做样子吧。”于是蒋龙派人取了些银票过来。“哇,我这辈子第一次看到这麽多银票。”陆小凤感歎道“这些银票虽然看上去和真的一模一样,但上面印的号码都是重複的,钱庄只有在清点账目的时候才会发现,那时已经完了。”蒋龙解释道陆小凤拿出一小叠,扬了扬说:“好了,不用多说了,这些借我用用。”“可以,反正都是赃物。”“有了进展,尽快通知我。”陆小凤拿着银票,开心地走了。两位捕头就在大牢门口看着陆小凤离开。此时花满楼也走了出来,花满楼一身白衣,依然是风度翩翩。“花公子。”“此人轻浮油滑,的确不值得信任。”花满楼扇着扇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公子,这下怎麽办?”花满楼好像早有準备,掏出一个白瓷瓶子,交给蒋龙:“把这药给他吃下去,保证他三天内之后会回来找你。”
陆小凤拿到假银票后便来到大通钱庄,想要兑换银两。“一张兑成现银,其他全兑成一百两一张的。”陆小凤数了数手中的银票,继而扔给大通钱庄的掌柜的钱老大。“诶,好好好。”钱老大接过银票一看,全是人字九百八十二号的,他一脸狐疑地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笑着说道:“您稍后。大通宝钞兑现银一千,银票一万一千两都要一百两一张的。”很快伙计便送来了银两。陆小凤一脸满意的看了看这些银两,拿起来,离开了。“老四!”陆小凤离开后,钱老大瞬间变脸,严肃的叫道,“跟着他。”一个左脸上有一道刀疤的魁梧男子走了出来,应声道。
陆小凤走进一家客栈,伙计看到有客人来,便迎上来:“哟,客官,坐坐坐。”擦了擦桌子,“客官,您要点什麽?”陆小凤眼也不眨,砸出两锭银子,“备一桌上好的酒菜,再叫两个陪酒的姑娘。”伙计直盯着那两个大银元宝,垂涎的笑笑:“好。就您一位还是请人未到?”陆小凤指了指自己,说:“就我一个,不,今天我请客,今天在这裏吃饭的客人,全算在我的账上。”“来来来,听我说听我说啊,”伙计招呼了满座的客人,“今天这位大爷请客,你们的帐全记在这位大爷的账上。来来来,大家敬他一杯!”衆人也都起哄,“好,敬他……”陆小凤似乎很满意这样的结果,伸出手示了示意,甚是得意。不多时,陪酒姑娘就已经来了。蓉蓉一见坐在那裏的男子,心裏就有谱了:原来是这个家伙,看我不整死他。
一个橙色衣衫的女子,端起一杯酒,敬陆小凤。陆小凤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好就。酒美,人更美。” 陪酒的女子听言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围在周围的人听到这话,也不住的称赞起来。陆小凤转过身,对周围的人抱了抱拳,“过奖了。”他不知道,此时身边的那个美女子趁他转身的片刻,在他的酒杯中下了药。女子举起酒杯,甜甜一笑,“公子,再来一杯。”陆小凤结果杯子,凑到鼻子下闻了闻,似乎感觉有些不对。他放下杯子,对女子问道:“姑娘,你很面善呢,我见过你吗?”女子掩嘴一笑,媚眼一抛,“奴家可不记得见过您这般帅气的公子,呵呵~”心中却在咒骂,你真忘了我了?我可记得呢!陆小凤笑笑,很是高兴别人称赞他帅,“那你叫什麽名字?”女子温婉的答道:“我叫蓉蓉。”“蓉蓉?好名字。那你姓什麽?”“娘家姓岳。”“哦?姓岳?”陆小凤闻言一惊,继而凑近蓉蓉问道:“那请问姑娘胸前是否有一把斧头的刺青呢?”说着就要伸手去掀女子的衣领,看个清楚。“啊!”蓉蓉怒叫道:“你这个公子怎麽如此轻薄?我虽然是青楼女子,但是卖艺不卖身。”陆小凤悻悻地说道:“你不要误会我,我其实不是那个意思。”女子哪听他的解释,怒气沖沖地站了起来,叫起了另一个女子,一起走了。“喂,咱们继续喝啊。”陆小凤站起来想要挽留两个女子,可惜她们早就离开了。陆小凤歎了口气,低头看见桌上的酒,举起杯子,仰头喝下。他一喝下,就觉得事情不对了。周围原来围着他的人顷刻走光,客栈也来了不速之客——蒋龙洛马。“陆小凤,你这人果然不可靠,拿着办案的假银票出来喝花酒。”洛马指责道。陆小凤举着未放下的杯子,说,“你可冤枉我了,我的银票呢已经在大通钱庄换成现银了。”“那还不是一样吗?”“不一样。”陆小凤摇着手,“银票这东西,如果在钱庄能换钱的花,假的也能变成真的。”
蒋龙不和他狡辩,“陆小凤,你刚才喝的酒裏下了三日催心散,三天之内你如果查不出假银票案的眉目的话,就会中毒而死。”“三日催心散?”陆小凤明显不肯相信。“不信你看看你的手腕。”陆小凤拉开衣袖,露出手臂,手臂上多了一条一寸长的红线。“三日之内,你要是拿不到解药的话,你就会痛心而死,苦不堪言。”陆小凤冷笑一下,“你们以爲我怕死?”洛马也冷笑起来,“你要是好好的查案,到时候会给你解药的。”陆小凤扬起手,“不必了,”说着擡脚离开,“人早晚总有一死,我早有这个觉悟,死就死吧。我不需要什麽解药,我只希望你们在我临死之前不要再找我了,让我安安静静地去死吧。”蒋龙洛马没有想到这世上真有人不怕死,两人望着陆小凤远去的背影,愣住了。“生亦何欢,死亦何惧啊,告辞了。”这是他们最后听到的。
陆小凤告别了蒋龙洛马,一个人潇洒的走着。走着走着,他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猜想是蒋龙洛马不死心,硬要跟着他,便假装没有发现走出了城门。城门边有一棵比人粗的老槐树,陆小凤一闪身躲在树后,蹲□,手指插入嘴中,想要将刚才喝的酒吐出来。可惜,抠了半天,一滴都没吐出来。陆小凤摸了摸脖子,说:“好厉害的毒药,吐都吐不出来。”拉开袖子,左手上的红线依然延伸了好几寸,陆小凤甚是着急。“卖茶,谁要喝茶?”此时身后传来叫卖声。陆小凤站起身来,叫住卖茶的大汉,“哎,来一碗。”大汉在桶裏舀一碗茶水,递给陆小凤,“来杯茶,醒醒酒吧。”陆小凤一口气将碗中的茶水喝光,正想把碗递给卖茶大汉是,陆小凤顿觉不对,眼前一片模糊,继而倒下,不省人事。卖茶男子立即将陆小凤背起来,带走了。
等陆小凤再次有意识时,天已经黑了,他躺在一间陌生的房子中,眼前是两个男人。“陆大侠,你醒啦。”说话的人是钱老大。陆小凤指了指他,断断续续地说着:“你不是,大通钱庄的老闆吗”钱老大笑笑:“陆大侠好记性,不过我不是老闆,我是全国各省七十二家大通钱庄的总掌柜。小的姓钱,别人都叫我钱老大。”“诶呀”陆小凤摸了下头,调侃道:“你真会姓啊,经营钱庄还姓钱。”“让陆大侠见笑了。”陆小凤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钱老大伸出手想要扶他,被陆小凤甩开手,“你们把我迷倒,带我来这想要干什麽?”语气很是不耐。钱老大没有介意,说:“不瞒陆大侠,小人是有事相求啊。”说着跪□来。陆小凤拉起他:“你有话就说啊,何必这麽客气?”钱老大没有起来,说:“陆大侠,我是假银票案最大的受害人啊。大通钱庄这两百年的老店,眼看着就要败落在我的手裏了。”“有这麽严重吗。你小心一点不 收重号的银票不就可以了。”“陆大侠你有所不知,我们做钱庄的最重要的就是信誉,这些假银票和真的一模一样,我们也不知道哪一个是正牌货。如果不兑换,就是砸了大通钱庄的招牌啊。而且现在朝廷不许我们声张这件事,可哪有不透风的墙?这假银票的事一旦洩露出去,那些在钱庄裏存钱的人都来兑换银两,我这大通钱庄就得立马破産。”钱老大解释起来。陆小凤明白的点点头,“原来如此。”“陆大侠,现在假银票已经影响到朝廷在各地的金银流通了,倘若追究起来,我的脑袋就不保了。我只有求陆大侠赶紧破案,否则我……”正要说下去,陆小凤阻止了他:“等一下,其实不是我不想帮你这个忙,只是我实在不想跟朝廷有任何关係。”江湖,才是我陆小凤的逍遥之地。听见陆小凤不肯帮忙,钱老大明显急了,“陆大侠,只要你能帮我这个忙,我一定倾尽积蓄,给您满意的报酬……”
“诶诶诶,”陆小凤拦住了他,“钱我倒是无所谓。”“那陆大侠你想要什麽?我只要能办到的,我一定照办。”陆小凤沈默了片刻,回过头,看见钱老大一脸希翼,歎了口气:“好吧,我这个人平生吃软不吃硬。蒋龙洛马如何威胁我,我也不愿意帮他们,可你这麽一跪,我真的想不出怎麽拒你……”钱老大高兴地站起来,好像心愿得偿了……钱老大取出一个小铁盒子,将裏面的银票取出来,交给陆小凤,“这些就是最近收的重号银票,都快四十万两了,在这麽下去,钱庄非垮了不成,都是一千两一张的。和真的一样,要不是重号,谁也分辨不出来啊。”陆小凤接过假银票,仔细检查,研究了半天,说:“一千两一张的银票,肯定不是普通百姓能有的。”“然后呢?”老四问道。“而且,你看,这张银票上有酒渍,看来是在酒宴上使用过的。”将银票凑在鼻下,“银票上不禁有酒渍,还有胭脂的香气。不但是酒宴,还有很漂亮的陪酒姑娘。”边说着,便在想那情景。老四不屑的问:“你怎麽知道陪酒的姑娘是不是漂亮?”“这种西域大月国的胭脂上百两一盒,普通的陪酒姑娘是用不起的。”说完一挑眉毛看着老四。钱老大赞歎道:“陆大侠果然厉害,可这些线索有什麽用呢?”“能舍得在酒宴上用这麽大额的银票,一定是富商还有巨贾。钱老大,你知道附近有什麽能让这些人一掷千金的地方,比如大赌场……”“本地长年禁赌,没听说有什麽赌场啊。”“一定是一个充满美酒、女人、诱惑的销金窟……”老四说:“你说的这个地方不是极乐楼吗?”钱老大闆起脸怒斥老四:“老四,不要乱说!”陆小凤的直觉告诉他,一定是这个地方,“什麽极乐楼?”“传说附近有个叫极乐楼的地方,有赌局,有酒,有女人,许多武林中人和富商常常去那裏豪赌。”“那这极乐楼在什麽地方?”“没有人知道这极乐楼在什麽地方。因爲传说中那座楼是会飞的,它只有在夜晚上出现,天亮时就消失。”陆小凤觉得这很稀奇,“这倒奇怪了,那你去过吗?”老四翻了翻白眼,“我不好赌,所以没去过。”陆小凤突然想到什麽,嘴角上扬,“我想起一个人,他一定知道极乐楼的所在。”“那陆大侠,这件事就拜托您了。”
今天晚上是一月一次的灯会,街上别提多热闹了。天空中放着五彩的烟火,照亮了夜空;接上挂满了灯笼,四处都可以听见小贩的叫卖声,孩子们开心的玩着烟火……今晚,未出嫁的少女也可以出门了,四五爲伴,游走街市。人群中,一位白衣公子显得尤爲惹人注目。纤尘不染,似与这个凡世相隔绝。一把折扇,扇下一枚白玉玉佩,晶莹剔透。“哇,哪家公子啊,长得真好……”周围的女子直着眼望着走过的公子。有人注意的是他的英俊外表,有人注意的可不是这个。一盏花灯后,一个个子不高,长得贼眉鼠目的男子盯上了白衣公子。他的眼直直的望着白衣公子的白玉扇坠,“哇,好名贵的扇坠,上等的翡翠,极品的雕工,今天就拿它了。”白衣公子依旧执扇而走,好似并没有听见一边男子的话语声。男子贼贼的一笑,转眼不见了蹤影。在他假装与白衣公子擦肩而过时,不动声色地拉下扇坠。白衣公子并不知情,依旧走着,没有一丝不妥,只有嘴角扬起了让人难以发现的笑。男子得手后,一脸得意的望着手中的扇坠,嘀咕道:“没用的公子哥,绣花枕头。”“啊!”一粒石子突然打中了司空摘星的头,他惨叫起来。继而眼前一个身影飞快的闪过,跑远了。他立即追了上去,“站住,别跑了,站住!”司空摘星跟蹤那个身影到了一片树林,可惜早已失去那人的蹤影了。
“陆小凤,出来吧!我知道是你,你出来!天下轻功好的人不少,但是我都追不上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西门吹雪,一个就是你陆小凤了!但是这麽无聊,喜欢戏弄人的,就只有你陆小凤了,你给我出来!”
  话还没说完,陆小凤便从司空摘星身后落下,一脚踢在司空摘星的屁股上,司空摘星哎哟地叫着。
  “这麽久不见,你说话还是这麽刻薄,听说你金盆洗手,不干这行了。”陆小凤指着司空摘星,玩味地笑道。
  司空摘星故作委屈状,说道:“金盆洗手那是有钱人干的事,我要是有钱买金盆,就不用在江湖上瞎混了。”
  “天下第一神偷,怎麽会买不起金盆?”陆小凤自然不信司空摘星的鬼话,笑问道。
  司空摘星立刻纠正陆小凤的口误,辩驳道:“不是偷,是借!我只是看见我中意的玩意借来玩几天,有机会还会奉还原主的。”
  “那这个机会可不多啊,这个扇坠不错,我替你还给失主了。”陆小凤转身,缓缓走着,与司空摘星相识许久,自然拿捏得準司空摘星的命门。
  司空摘星连忙追上,说道:“唉,不劳烦了,给我,这只是我借来玩两天的嘛。”
  “那我先玩两天吧。”陆小凤笑着说道。
  “你真的不给我?”司空摘星询问道。
  话刚说完,陆小凤便把手中的东西扔还给了司空摘星,说道:“好,那还给你。”
  “陆小凤,你耍我。哼!”司空摘星接过那东西,发现只是碎银子,随即揣进了怀裏。陆小凤扭过身子,将扇坠递过来,笑道:“好,还给你!”
  司空摘星既然是天下第一神偷,自然脑筋灵活,连退数步,摇着手,笑道:“唉,你是不是有事情求我啊?”
  陆小凤将扇坠塞进司空摘星手裏,扶着司空摘星的肩膀边走边说道:“答对了,我想去一个地方,请你带路。”
  “什麽地方啊?”司空摘星不明所以地问道。陆小凤随口答道:“极乐楼。”
  一听见极乐楼这仨字,司空摘星扭头就走,却被陆小凤拦住,陆小凤意图蒙混过关:“怎麽?不愿意带我去啊?我不过是手痒痒,找个销金窟玩玩罢了。”
  “如果是玩就没问题了,但是查案子就不行了,那地方很好玩的,你一去,肯定搅黄了。别人怎麽玩啊?我走了。”司空摘星对自己这个朋友自然是很了解,根本不上当,转身便要离开。
  陆小凤低沈地说道:“你走吧,但是以后没有人和你比试轻功了。”
  “怎麽?”司空摘星扭头问道。
  陆小凤竖起胳膊,手肘上有条明显的红线,正是那所谓的“三日摧心散”,其实不过是花满楼研制的心花怒放丹,中秋节前后服用,清火祛湿,遍体生香。
  不过陆小凤自然不知情,还蒙在鼓裏,严肃地说道:“我中了三日催心散,三日之内如果不破这个案子,我就会毒发身亡。”
  司空摘星快步走上前,有些无奈地说道:“好吧。”
  “你知道去极乐楼的路?”陆小凤问道。
  司空摘星望了望夜空,说道:“时间不多了,你如果跟得上我呢,就来得及。走啊。”
  说完,司空摘星便运起轻功,向远处飞去,陆小凤紧随其后。
“这就这个地方?有没有搞错啊,带我带这个地方?”陆小凤面对着一片坟地,很是无语,这裏可是他最爲忌讳的地方啊,会有霉运的……“啰嗦,去极乐楼也只有这条路了。”司空摘星不理他,继续向前走。司空摘星走到一个坟旁,将上边的稻草都拿开,一个棺材赫然出现在陆小凤眼前。“怎麽,你是想升官发财吧。”陆小凤双手抱胸看着正要躺进去的司空摘星。“进来吧,裏面宽敞得很。”司空摘星白了一眼陆小凤,躺了进去。陆小凤也没别的办法,只好跟着司空摘星一起躺进去,盖上盖子,这裏面倒是真的很宽敞的呢。躺进去不久,陆小凤居然听听见外面有棺材被钉住的声音,陆小凤说道,“怪不得叫极乐楼,原来每去一次极乐楼都要进一次棺材,去往西方极乐世界。我一向行善,也许可以成佛呢。”“你喜欢撒谎,保不準下拔舌地狱。”“没有舌头也好啊,说话也是个累人的差事。”

话说,陆小凤和司空摘星到了极乐楼后,戴上面具,便被带到了普通客人的一楼。一楼到处都是叫赌声,参杂着侍女的琴声琵琶声,这裏的女子各个身材纤细,只可惜戴着面具,看不清是美是丑。就在此时,司空摘星从身后走来,闷声说道:“我回来了。”
  “怎麽这麽快?”陆小凤有些不解地问道。
  司空摘星有些哀怨地说道:“输光了。”
  “那也太快了。”陆小凤显然是没想到司空摘星输的这麽快。
  司空摘星幽怨地说道:“这裏最小的一注就是一百两,我身上那点钱刚刚一注,你那还有钱吗?给点给点,大方点。”司空摘星输光了自己身上的钱,便想问陆小凤要。陆小凤无奈的从胸前掏出银票递给司空摘星。司空摘星一看是银票,摇摇手,“这裏不收银票,只收金银珠宝,难道你没钱?”“我向来不怎麽带钱的,你知道的。”
“那个扇坠刚好。”司空摘星又想起自己偷到的那块扇坠了,
陆小凤拦住他,带他走到一边,“喂,小声点,小心人家把你抓个正着。”“谁谁,谁敢抓我?”司空摘星紧张兮兮地四处望望。“当然是扇坠的主人了,你看……”说着手指向另一边。在衆多吵闹的赌徒中,一个白衣佳公子翩翩走来,手中一把扇子,扇子下赫然挂着一块上好的白玉扇坠。“哇,”司空摘星惊恐一叫,“你怎麽认出是他的?”陆小凤说道:“这位公子的扇坠可是上好的佛手翡翠啊!这般好东西,居然还没给天下第一神偷司空摘星偷到,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他失而複得的。”
司空摘星同意的点点头,“你还真是聪明。”
白衣公子没有像普通赌客那样随便找张桌子便开始赌,反而走进一条没有人的走廊。“公子,请留步。”陆小凤追了上去,可惜被走廊口的侍卫拦住了。“我是这位公子的朋友。”陆小凤指了指刚走没几步的花满楼。花满楼停下脚步,缓缓点头,“他是我的朋友。”侍卫们才放陆小凤和司空摘星进去。这裏和外面的吵闹有所不同,明显安静了很多,这裏的人也显得更加富有。陆小凤拉住司空摘星问道:“这楼上都是些什麽人?”“楼下呢都是些富商,楼上一般都是武林人士。我可不喜欢他们,所以我从来不上来赌。”“你不也是武林人士?”陆小凤狐疑到。“错,我只是个贼,算什麽武林中人?”“各位,开局了!”一个带着笑面人面具的男子说道,“今天的赌局是赛龟。一共四只乌龟,红背将军,黄眉天尊,绿头煞星,青面书生。各位请下注。”周围的赌客纷纷押注,唯独没有人押青面书生。“怎麽没人看好这只?”陆小凤指了指青面书生,“我押二十两。”说着将一锭二十两的银子押在那裏。人群顿时安静了,傻愣愣地看着陆小凤的二十两。“公子,极乐楼二楼最小一注也要一千两。”笑面人好心告诉眼前这个初来乍到的男子,“您这太少了。”此时,一直在旁边默不动声的花满楼将扇坠取下,说:“你看这块扇坠值多少钱?”笑面人仔细一看,惊歎一声,“哦,这可是稀有的佛手翡翠,市价至少是一万两。”花满楼微点一下头,“就算五千两吧,我请这位公子帮我赌一场。”“你不怕我输吗?”陆小凤惊歎眼前男子的豪爽。花满楼一笑,“输了算我的,请。”“那我就不客气了。”“快!快!”一个肥头大耳、身材健硕的汉子,不住的对着自己的红背将军叫道,只可惜他的爬得还是很慢。汉子手一按桌子,暗中发力,很快红背将军跑的快了起来,追上了其他,而青面书生落在了最后。
陆小凤着急的看着青面书生落于最后,突然发现汉子在做手脚,于是他也伸出手暗中发功。极乐楼的二楼,从来都不是赌运气,而是在赌本事、拼内力,谁的内力雄厚,谁就能在这裏占得一席之地。花满楼也感觉到两人的对峙,不动声色,继续等待。其他赌客看事情不好,立即助那汉子一臂之力。陆小凤轻蔑一笑,加重了内力。就这样,陆小凤一人用一只手指对战其他所有的赌客。花满楼在一边,他已经可以预感到这次赌局的胜败了。结果显而易见,陆小凤赢了。司空摘星兴奋地捧起青面书生大叫,还亲了这只帮他赢得比赛的小乌龟一下。花满楼也赞赏的笑笑,点了点头。“这局赛龟这位公子赢了。”笑面人宣布比赛结果。陆小凤拿到了所有的筹码,拿着那块扇坠递给花满楼,“这位公子,这是彩头。”花满楼结果自己的扇坠,指了指眼前的筹码,“这些我不要。输了算我的,赢的算你的,没有输我就很满意了。”陆小凤知道眼前的公子是个富家公子,也就不推辞了,“那我就受之不恭了。”正说着,笑面人带着手下过来了,“恭喜二位公子。不知二位可有兴趣到三楼去?那的赌局更刺激。”“好啊,既然来了如果不赌个够,那可就太遗憾了。”陆小凤说道。“去看看也无妨。”花满楼也没有意见。“来来来,”司空摘星将陆小凤拉到一边,“我问你,你赌的高兴,那我怎麽办?”陆小凤轻声说道,“你找个机会看看能不能探听到极乐楼主人是谁,我觉得此人肯定不是普通角色。”“好,这次我帮了你,下次你可要让我好好赌一次。”“一言爲定。”说完,司空摘星就走了。
花纹繁複的手工地毯整整齐齐地铺在地上,墙壁上悬挂着价值不菲的古董名画,一袭粉色的纱帘被金丝挂鈎收拢在槅门两侧。屋子裏的桌椅,摆件无一不是精品。房间的正中央,一座金丝龙纹香炉燃起丝丝缕缕淡雅的香气。打量了一圈这间布置雅緻却处处透着奢华的房间,“这裏不是赌场吗?”笑面人微微弯下腰,“这裏当然是赌场,只不过这三楼的赌法比较清淡。”说着,他拍了拍手,“有请无豔姑娘。”两排淡色纱裙的美貌侍女在门口一字排开,纷纷扬扬的花瓣洒下,雕花的木质大门被缓缓推开。陆小凤饶有兴緻地探头看过去。按照古装电影电视剧一贯的规律,出场排场就这麽大的,一定是个美人!叶芷然没有猜错,在漫天花雨下缓缓走出来的确是个美人。一袭紫色的长裙包裹着她突兀有緻的身材,纤腰被暗色的腰带束起不盈一握。眉眼温婉中带着一抹豔色,如四月的桃花豔丽柔和。坐在陆小凤瞬间看直了眼。“两位公子,你们能把面具摘下来吧?”无豔说道。陆小凤立马取下面具,“好啊,我早就觉得戴着面具和人说话不太礼貌了。”花满楼也摘下了面具。无豔看到摘下面具后的两人如此俊俏,心裏不禁乐开了花。“小女子还不知道两位公子的姓名呢。”“我叫陆小凤,四条眉毛的陆小凤。”无豔打量了一下陆小凤,捂嘴一笑,“果然是四条眉毛。”“在下花满楼。”陆小凤听了,微微诧异,看了花满楼一眼,看来他一定已经猜到花满楼的身份了。

“两位,极乐楼三楼的赌法向来是无豔来决定的,今天的赌局名叫天女散花……”
说着一招手,“帮东西拿上来。”一个侍女端着一个盘子走过来,盘子裏装满了花瓣。“赌法很简单,就是二位公子猜一下这盘花瓣是但是还是双数。请下注吧。”
陆小凤只是笑笑,“好雅緻的赌局,我全押上。花公子,你就压上那块扇坠吧。”“好啊,那我就押上这块扇坠。”无豔接过侍女手中的花盘,“二位公子,你们可要看仔细了。”说着轻轻一转,拍动花盘底部,任那鲜花瓣洒落于空中。
花瓣四处飞散,陆小凤紧张的仰头数着,可惜就算看得眼都花了,也怎麽都数不完。花满楼只是静静地站着,你仔细观察,才会发现其实他正在用自己的独门绝技数着花瓣。而无豔则是依旧妩媚的笑着,没有做声。在花瓣即将落尽的时候,陆小凤见花满楼已经胸有成竹了,很是焦急。于是,陆小凤运功将一片花瓣弹向无豔, 正好落在无豔的肩上。无豔见花瓣都落光了,便笑着问:“二位公子,哪位押单数,哪位押双数啊?”“我押单数,一共是四百二十七片花瓣。”花满楼说道。

“呵呵,这也算是一技之长啊。”陆小凤笑道,“是不是四百二十七片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定是双数。”说着走到无豔身边,两只手指夹起无豔肩头的一片花瓣,“你看,花公子你忘了数这一片了。”无豔笑了笑,“看来是陆公子赢了。”花满楼没有对输掉有所不满,“赌博本来就是要靠运气的。”说着,从腰间掏出白玉扇坠,“陆兄,请收下这个扇坠。”陆小凤没有推脱接过扇坠收好。“二位公子虽然有输有赢,但人生何尝不是有输有赢,今晚请二位尽情享受吧。”笑面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继而进来几个穿着花哨的女子,一看就是风尘中的女子。女子们围上了陆小凤,“公子,喝一杯嘛。”陆小凤高兴地喝下几杯酒,享受着温柔乡。无豔站在一边,看见几个女子伺候着陆小凤,咬了咬嘴唇,心中很是不爽,走向门口。陆小凤看见无豔走了,赶紧叫住:“无豔姑娘,你别走啊。”说着甩开身边的女子,追上无豔。几个女子看见陆小凤走了,便全都围住了花满楼。花满楼天生不是个喜欢拒绝别人的人,只能阻拦着。话说陆小凤跟着无豔来到另一个安静的房间。这裏比起原先的屋子来,华丽倒是不减,只是更暗了些。“无豔姑娘,爲什麽要走?”陆小凤走近无豔问道。看见陆小凤跟过来,无豔很是高兴得意,故作高雅,“我喜欢清静,不喜欢人多。”陆小凤歪嘴一笑,不过是风尘女子故作清高的把戏,正当我陆小凤是傻的!“这裏的确很清静,只是没有酒。”无豔眼珠子微动,走到卧榻边,脱下外衫,只着一条抹胸衣,更显身材丰满,对男人绝对是个诱惑。“在我这裏你恐怕空不出嘴巴喝酒吧。”陆小凤没有回避,直直的看着眼前的身体,最后才回过去。无豔就这样走过来,轻轻抚上了陆小凤的肩,“你这麽怕女人?”“我只怕美丽的女人。”陆小凤答道。“美丽的女人会咬人吗?”无豔凑上陆小凤的耳朵,软软的说。
听闻此言,陆小凤暗暗运用内功将四周隔绝,这下花满楼和司空摘星进不来了。于是,他大吼一声,将无豔,按在了床上!此时,无豔眼见陆小凤就这样将她压在床上,不禁神色一变,继而淡淡地道:“陆公子,何必如此心急?”
  陆小凤嘿嘿一笑,说道:“我的好无豔,我不能不心急啊!你这样对我冷淡,我只好快一点了!”说着,陆小凤就开始脱无豔和自己的衣服,遇衣解衣,遇扣解扣,随着无豔和陆小凤的衣衫不断地飞舞出去,无豔和陆小凤很快已经是赤裸相对了。
  此时,陆小凤看着无豔美丽的胴体,不禁呼吸急促起来。不能不说,无豔此时才十五岁,身材是无法和成熟美女相比的,但是无豔浑身的冰肌玉肤却是那般的让人眼神迷醉,那动人的白嫩肌肤犹如最完美的艺术品一般,是那般滑嫩细腻,饱满的小乳房虽然不算巨大,但是是绝对的坚挺,上面两点小葡萄小小圆圆,一看就想让人舔入口中细细品味;白嫩平坦的腹部、纤细的腰肢配合上雪白修长的小玉腿,看的陆小凤是眼中冒火,最后还有那绝对动人的幽兰圣地,阴毛不是很多,粉红的两片小嫩肉看起来顔色鲜豔,绝对是还没有开垦过的处女地,配合上无豔此时脸上的忧虑和娇豔,陆小凤都快开心地发狂了。
  “啊……陆公子……你别……不要……啊……啊……你别……”无豔还保持着最后一丝不甘,还想要拒绝一下,可是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小凤咬住了自己的耳垂。女孩的耳垂几乎是上身最敏感的部位,尤其像无豔这样未经人事的女孩子。耳垂更是布满了神经,被陆小凤轻轻一咬,她全身就发起抖来,喘息不已,情难自禁之下哪裏还能将话说完。
    陆小凤又从从无豔的额头开如吻起,向下经过鲜红而饱满,如水蜜桃一样的嘴唇,吻上了那天鹅颈一样修长高贵的脖颈。
    此刻,无豔仰着蕩漾而飞霞喷彩的悄脸,擡起了杏眼,发出了水波蕩漾,摄心勾魄的光来,鼻翼小巧玲拢,微微翕动着,两片饱满殷红的嘴唇,像熟透的荔枝,使人想去咬上一口,小嘴微张,两排洁白的小牙,酷似海边的玉贝,两枚圆润的酒窝似小小的水潭,蕩游着迷人的秋波,淡淡的脂粉芳香丝丝布满她整个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青春活力,丰满、光泽、弹性十足。
    陆小凤再次一口含住无豔香扇玉坠般的耳垂,一阵轻轻啜咬,然后把舌头伸到柔软的耳垂下,就像哄婴儿一样的轻轻抚摸俏无豔的后背,陆小凤看了看俏无豔的表情,她微微皱起眉头,仰起头露出洁白的喉咙,陆小凤舌头从耳垂到颈,然后到脸上慢慢的舔过去,同时很小心的将手伸到诱人的隆起上,俏无豔的身体抽搐一下,但还是那样没有动,圆圆的丰硕已经进入陆小凤手掌裏。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0iok.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0iok.com